历经大环境动荡、俱乐部改制浙江足球如何保持生命力?

0 Comments

回望过去,大家忽然意识到,浙江这家职业足球俱乐部成立到现在已经走过23个春秋,自2000年投身青训以来,他们在青训这条道路上的探索也已经超过20年,而象征着青训实力的第一块金牌,才刚刚到来。

但真正值得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这块金牌的产生过程,而是在历经波折、大环境动荡、俱乐部改制后,为何浙江足球还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活力与生命力的故事。

绿城足校是2004年成立的,而绿城青训体系与冈田武史教练的合作始于2011年。冈田教练接手一线队之后,双方的合作逐步扩展和深入,尽管后来冈田教练卸任,但是双方的合作一直都没有中断。如今差不多十年过去了,绿城的青训体系仍有深深的日本足球烙印,绿城的青训体系不仅进行了教学全覆盖,还有整个管理风格、经营理念,也都受到了日本足球文化的影响。

“我们从最初执行的冈田武史青训法,到现在我们的教练和科研团队已经编撰出了绿城青训大纲,足校和俱乐部梯队的训练方法和足球理念都能做到高度统一,每个年龄段都紧密衔接,不同的只是强度与具体要求略有差别,但我们学习日本足球的青训体系从来都不是照搬,最终肯定要摸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绿城足校的杨剑校长告诉记者。

事实上,这些年有关中国足球技术风格应该学习谁,以哪个足球水平发达国家的班底打造自己的青训模式,是业内争论许久却无法给出统一答案的话题。其实没有哪个是最好的或者说最适合的,因为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没有任何一种国外的青训模式是可以完全照搬的,都需要结合我们国家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比如说地域的距离、注册机制以及教育教学体制的差异,这些都是青训过程中不可忽视的因素,也必须要很好地解决的问题。

“我们在对日本足球文化和青训体系的学习过程中,也不断在修正和调整,希望能摸索出适合我们的一条路。”浙江职业俱乐部总经理焦凤波向记者进一步阐明了这里面的关键点,“那就是,很多足球发达国家经营的青训营制,地域地区集中制,中国也可以有,但是内核与实质肯定与其他国家还是有区别的,像德国、荷兰、比利时等国家,三四个小时的大巴车程,能够覆盖的人才数量比我们要多得多,甚至可能坐大巴三四个小时就出国境打比赛了。”

“实际上我们这些年坚持的还是宋总在创立足校之初的原则:育人第一,学习至上,然后在此基础上才是培养真正的高水平足球运动员。这些年我们因此看起来似乎没有太多大刀阔斧的引入,或者说降低一些在学习上的标准,或许我们能够吸纳和留住更多的人才,但从大方向看,我们要培养的是能够自力更生,即便不踢球也能顺利完成转型的足球精英,而不是把前半生都押注在足球上,不成功就整个迷失的足球运动员。职业体育肯定会有残酷竞争的一面,但是我们一定要对所有加盟绿城青训体系的家庭负责。”

焦凤波之所以强调家庭的概念,而不仅仅是球员,这是因为,在任何时候,无论一个家庭有几个孩子,任何一个孩子的一生和未来,背后所围系的都是整个家庭,因此绿城青训体系在所有环节的设置中,都本着对球员负责,对家长有交代,去对待每一个加盟的球员。

什么叫做“对每一个球员负责,像家长一样”?举两个例子,比如说全运会参赛资格一度发生变化的2001/02梯队,有些俱乐部可能就会将他们就地解散,好的卖出去,一般的就听之任之了。但当时的绿城俱乐部考虑到,队伍解散可能影响到所有球员的前半生努力,以及短时间没有合适去向的球员,他们的职业生涯如何继续?他们一旦中断职业生涯,对整个家庭都是一次严重的打击,因此绿城方面保留了这支队伍,在组建2003/04队伍的同时,继续保留了2001/02这部分编制,这也给后来全运会夺冠打下了基础。

另外,对于很多全运会队伍的命运而言,夺冠了,就可能是整个队伍都被卖掉;无法夺冠,也就只有核心球员有好的去处,其他的听之任之。“对于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而言,打完全运会比赛还不是结束,要对每个球员在这几年的表现做最详细的总结,给球员看,也给到他们的家长,再跟球员和家长商量、沟通后,给他们找一个最适合他们的未来。”

“如果不是疫情的原因,我们今年也能够继续去日本研修,不是只有球员和青训体系的员工去,而是整个俱乐部的不同部门人员,都会分不同时段去日本不同俱乐部学习,因为根据焦总的要求,足球的强大不仅仅是源自于人才战略和技战术理念的先进,还要有强大的保障团队和运营体系,让人才和先进的技战术能够在这个平台上最大限度发挥作用和价值。很多时候,球员打不好或者成绩不理想,我们不止要向球队问原因,可能需要反思的部门更多。”负责俱乐部品牌经营的秋燕主任对记者介绍。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要求和学习目标,使得不同部门之间的工作标准和态度,以及方式都有了最大限度的统一,尤其是更为积极主动的协作意识、执行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因为最终要建立的是最适合自己的青训体系,而这一切,都需要参与到这里面每个环节的人来发挥作用。“这些年我们进行了一些优化和提升,低龄段是打基础的关键时期,球队交给日本籍主教练主要负责,中方教练作为辅助。临近全运年龄段,球员的自主精神体现得更明显,对球员和球队的管理更为关键,所以球队由沟通更有优势的中方教练主要负责,但团队里也配备各有专长的日籍教练。”

在绿城建设青训体系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整个体系的搭建不仅需要借鉴日本足球的经验,更要结合国内的环境和实际情况,需要真正的融合。当然,目前俱乐部每支梯队内部的中日分工和配合,也实现了“融合”两个字。

绿城也将他们在集团主业的管理理念植入到了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的体系中。事实上,在很多年前,俱乐部就已经在思考,一旦金元足球退潮,整个俱乐部该如何生存?正如焦凤波对记者所说的那样:“在不拼资本的时代,拼的就是管理了。我们虽然不是亚洲顶级战术水平的俱乐部,但是我们在管理体系和俱乐部架构上,一直向顶级俱乐部看齐,这也是我们为何一直强调,要向亚洲一流俱乐部的标准进行自身建设和发展。”

对很多家日本顶级俱乐部考察和学习后,焦凤波发现,之所以是顶级,并不是说有了成绩之后才去进行各方面提升,而是因为一直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最合理的思路去建设,才逐步走向了顶级。“也只有这样的模式走出的顶级俱乐部,才不会因为球队的成绩波动使得俱乐部的发展模式发生颠覆。”

比如在医疗康复这方面,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就建立了专业的、全系统的管理标准:首先,俱乐部在基地建立了医疗室和康复室,可以为轻伤队员及术后队员提供全天候服务,也可以在伤病急性期、恢复期等不同阶段,定制不同康复方案;其次,俱乐部聘请了心理教授,给予心理辅导;第三,俱乐部为各级队伍建立科学、系统、可视化的个人健康档案体系,并与浙江省人民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由后者为俱乐部提供专业、细致、全面的医疗康复服务,让整个俱乐部的医疗健康保障体系更加完善。

此外,俱乐部的专项支撑还体现在成立技术部,对球员进行评估;在探索大数据在足球方面的应用时,特意邀请阿里钉钉团队为俱乐部设计了“专属钉钉”,包含俱乐部OA、球员数据库、球探管理系统等管理系统。

俱乐部的青训体系中有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亮点,就是赴日研修,而不是简单的留学或者海外拉练。

“研修”,意味着要研究,要思考,这里面不仅仅涉及到技战术层面,也涉及到思想和观念。焦凤波一直很注重教练员和球员在精神层面的提高,“我们会让一些我们的年轻球员住到日本小球员的家里,与他们亲密无间地接触,尽管语言不通,但是他们年龄相仿,足球文化还是相通的。我们的这些小球员与日本同龄人接触后,他们会通过足球看到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打开他们的思路。这是我为了提升青训水平进行的一种管理模式探索,从目前收到的回馈看,效果还不错。”

焦凤波告诉记者,每次小球员们回到国内,都会写一些感受,这些都要与团队成员分享。“主教练的训练和管理水平只是足球层面的,而俱乐部能够提供的管理水平和服务水平,则是辅助主教练和球员去实现他们战术理念的一种手段。让他们换一种思维去了解他们应该追求的足球信仰和人生信条。”

对于焦凤波来说,他所追求的,并不是在短时间内,就能让外界把绿城的管理模式定义为中国最佳,他更希望追寻的,或者说对外界传递的是,无论在市场怎样波动或者低迷,都有这么一家俱乐部,用理性的方式去经营,并且已经初步找到了方向,对于青训的持续投入与坚持,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足球未来的一些希望。

仅有坚守是不够的,以正确的、积极的方式坚守,才是中国足球的正确打开方式。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